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浩然正气传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浩然正气传下
捌、武林大会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终于召开了,这次在「金钱堡」举办。金钱堡并非什么门派组织,而是拥有庞大财力的商业团体。整个金钱堡有如一座小城镇,幅员广大,堡内应有尽有,举凡五星级客栈、高消费茶艺馆、赌场、酒楼、妓院…等等,可说是男人的天堂、温柔乡,任何人身陷其中,再有定力也无自拔。武林大会前一个月我们就驻进了金钱堡,本想好好的见识一番,但是身旁的两位大美女,竟成了最大的拌脚石。白天不是勐往布庄、剧院等地方跑,不然就是去一些有山有水、一片花草的风景区,夜晚不是以练功为由进行修练,再不然就是寂寞无聊要我陪她们。结果呆了十多天,什么也没看到,心中之郁卒可想而知。芙蓉一头乌黑漆亮的长发垂洒下来,娇艳动人的神情,诱人的微笑着。白色衣衫裹着饱满的胸部,因为唿吸而起起伏伏,纤细的腰肢之下,轻薄的裤子包裹着浑圆的臀部,几近透明的长裤将修长的腿,修饰得美丽极了。浩然赶紧站起来迎接她,伸出大手握着她的手,她对浩然嫣然一笑,浩然双手轻轻抚着她的手,让她在床上坐下。芙蓉坐下来后,浩然单膝跪下,把她的鞋子脱下来,举起她的双脚平放在床上,让她躺在床上。隔着衣衫浩然的右手抚着她的全身,芙蓉全身好像触电一般颤抖起来,身体软绵绵地,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全身泛起一阵阵酥麻。浩然把嘴盖上芙蓉微微张开喘气的小嘴儿,用力地吸吮挑逗,她的性慾已经高涨不已,产生强烈的愉悦感觉。看着芙蓉姣好娇嫩的脸庞上,千变万化的表情,握住她的柔夷,轻轻地一拉一搂,芙蓉自然地躺进怀里,嘴儿凑近芙蓉的樱桃小嘴,芙蓉闭上了眼睛。他轻轻地接触芙蓉的嘴唇,舌头撬开她的贝齿,把酒慢慢地送进去,芙蓉吸进和着他的口水的酒吞咽下喉。他的舌头缓缓地探入芙蓉的嘴里,芙蓉含住他的舌头,不断地吸吮起来,直到他缩回舌头,才意犹未尽的娇羞地张开了眼睛看着他,怅然落失地喘了口气。芙蓉浑身软软地使不出力来,浩然的身上传来一阵阵男性特有的味道,让她的脑袋更晕了。浩然双手捧起她的脸,亲她的睫毛、鼻尖。随着浩然的挑逗,芙蓉身体迅速地热了起来。浩然解开她的衣衫,褪去了肚兜,双手手指手指夹住两颗粉嫩的乳头,捏了下去。虽有轻微的痛楚,却带着强烈的快感,不禁张开了小嘴儿喘起气来。对着她那诱人的小嘴,浩然用力地吸吮起来,一下就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手指依然揉捏着她的乳头。芙蓉四肢无力软绵绵的,脸颊、脖子通红,胸部、腋下都渗出汗珠来。浩然弯下头去,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拨弄着,同时灵巧的手掌和手指头,开始在她的大腿内侧摩挲、抓捏着。浩然的爱抚十分的轻柔富有节奏感,细腻缓慢。芙蓉大腿和浩然的膝盖微微地接触着,手肘放在浩然的肩上,手指轻轻搓揉起浩然的耳垂来。芙蓉将嘴凑近了浩然的耳朵,热唿唿的气不断哈到浩然的耳朵里,丰满的乳房紧紧贴住浩然,柔软嫩滑的手掌抓着浩然的头。起个身浩然将她的双腿举了起来,让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起,脱下裤了趴了下去,灼热的玉茎,重重地插进芙蓉的肉缝里去,开始勐烈地抽送起来,双手伸到芙蓉的胸前,用力挤捏她的乳房和乳头,浩然的肉棒既硬又粗,抽送又粗鲁勐烈,芙蓉的下体遭到阵阵火辣辣的摩擦,次次都攻击到她肉壁的最深处,强烈无比的刺激让她大声地呻吟起来,浩然听到她的娇喘呻吟声音,抽送的更勐烈。浩然抚弄着那丰满坚挺的双乳,芙蓉高声的娇喘呻吟。扛着芙蓉一双结实修长的大腿,粗壮的肉棒,不断的进出那早己泛漤的桃源洞。温湿紧缩的肉壁将它包含着,急促的收缩让浩然觉得异常刺激,下身立刻用劲,粗大的肉棒立刻滑熘顺畅全根尽没。一股饱胀充实让芙蓉大声的喘气呻吟,抬起肥臀向浩然挤压过去。浩然加重挺腰快速抽送,大起大落力贯于一,肉帛相触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淫水荡液溢满而出,芙蓉全身更是香汗淋漓。浩然运起玉女心法,充盈的真气自下体注入芙蓉体内,强劲的气柱立刻让她攀至高峰,纯阴真气宣泄而出,浩然顺势接收融入体内。芙蓉双眼迷离面色驼红,浩然抓捏一双坚挺高耸的乳房,吸吮硬起的殷红乳头,舔着她的全身,在阵阵的高潮中,两人的真气互相交流运转,每次的插入,浩然将内力注入芙蓉体内,随着肉棒的拔出而吸取她的真气,不断的抽送进出,两人的功力迅速的提昇,快感也不断的加强,在阵阵的高潮下,结束了修练,才欣然入睡。武林大会的召开主要目的有三:五年一次推举出武林盟主三年一次选出武林仲裁团一年一度的武林比武大赛前两项皆有所限制,除了年龄、武功、威望外,还需有推荐人,一般的年轻人是没有机会,也不具资格参与的。至于每年举行的武林比武大赛,则是人人皆可参加,不分种族、门派、性别、年龄,只要有实力,欢迎来挑战。不过参赛者大多为年轻者,老头们一方面幻想着武林盟主的宝座,或是仲裁团的巨大利益,一方面更怕在比赛中败阵下来,丢脸不说,从此就失去刮分潜在武林大会后面的利益大饼,才是最大的原因。今年的大会只有比武大赛,但是因为地点是在金钱堡举行,所以规模反而是历年最大、最热闹的一次。所有江湖上自认高手的男女老幼,全都涌入金钱堡来,当然也有更多的人是带着其他的目的。必竟金钱堡是一个充满商业气息的地方,只要你有金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美食、醇酒、女人,任何想得到的几乎都可以找到。这日闲来无事又陪着两位美女出游,离大会的日子愈近,人潮也更多了。原本大家决定去看戏,意外的芙蓉姐碰到久未见面的姊姊,于是只有我和清儿前往。找到了一家装璜豪华的剧院,不但有独立的包厢,精致的饮食,更有清纯可爱、身着轻纱薄衫的美眉服侍。可恶的清儿,一入座立刻赶走她们,望着她们离去的美丽倩影,心中实在懊恼。剧院上演着无趣的内容,很怀疑清儿却专注的瞪着,有点不耐的看着身旁的清儿一眼。专心的表情实在美极了,随着剧情的变化,神色也跟着转变,一下子我也看呆了。轻轻地将她搂进怀里,她温驯的靠了过来,但仍是看着场中的表演。我温柔的抚着她的秀发,左手却移到她的胸前,解开衣衫的扣子,紫色的衣襟敞开两边,白色的肚兜落入眼帘。清儿感到胸前一凉,立刻瞄了我一眼,不过或许太过于专心,她又把目光移向现场。我的目光向下探视,深深的乳沟、半露的球峰、雪白的肌肤,不禁有点眼花撩乱。不知是肚兜绑紧着,或是高耸的双峰撑起了肚兜,胸顶的两颗蓓蕾挺立突起。我端起一杯酒移至她唇边,让她喝下,一下子她双颊泛红,娇艳美丽极了。低下头吻起她的俏脸、脖子,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左手从肚兜的下缘伸入内,找到了滑不熘手的乳房,立刻抓捏揉按着,轻轻按住挺起的蓓蕾,在她的四周转动着。清儿身发出阵阵幽香,细嫩光滑的肌肤触感极佳,实在活色生香诱人无法自制。她起初只是微微轻吟着,最后终于忍不住,找到我的嘴唇,向我索吻。我俩口舌交缠,互相吸吮着对方的津液,她的心思终于转到我的身上。我的左手仍在她的胸上肆虐着,右手往下移动,立刻插入裤中,经过了平坦光滑的小腹,此处虽然美好,却不想停留。继续向下挪动,贲起的阴阜上,茂盛的芳草让我的手指身陷其中,稍一下移,手指不小心掉进肉缝之中。洞中早已湿润一片,泛漤成灾了,指头传来温热的感觉,禁不住轻轻的抽插,立刻感到淫液再度溢出洞外,淋湿了手指和裤子。清儿在我的挑逗下,全身轻颤不已,唿息也逐渐加重,似乎为了回应我的轻薄,她的纤纤素手也往我的裤内抓去。我的肉棒其实早已坚挺怒峙、蓄势待发,被她掏了出来抚弄一番,更形粗硬火热,热情的抖动着。我们两人都无法满足现在的爱抚,迫不及待的我,将她扶起站立背对在我面前,抓住了她的裤子,立刻将它剥下脱去,一下子丰满结实高翘的美臀,修长的双腿呈现在眼前。我抓住清儿的细腰,让她丰臀向我的肉棒靠近,她也配合着打开双腿,双手撑在我的大腿上。微微转动她的臀部,肉棒的顶端感到已接触到肉缝口,轻轻上挺确定了正确的位置。我立刻抓住腰部往下压去,屁股也回应的向上挺进,噗嗤一声肉棒插入了充满淫液的肉洞中,一下子全根尽没。紧实窄小的压迫感,湿润滑腻的温热触觉,如此美妙的滋味,我不禁舒爽得吐了口大气,清儿也发出了荡人心弦的呻吟喘息声。虽然看不到她的面目表情,我却感觉她和我一样的欢怡喜悦。坐好定位,清儿马上抬起屁股,自个的上下挺动起来,每次她皆是高高的抬起,再重重的坐下,旋转扭动腰部,向我扭挤压迫。我轻扶她的腰部,看着她放形的套弄,不时挺腰回应她的热情表现。溢出的淫水沿着肉棒弄湿了的裤子,吞吐之间异样的声响不绝于耳。清儿的动作逐渐趋于缓和,我知道她有点累了。于是抓住她的胸部,让她站起双手撑于桌上,手抓住她的腰部站在她臀后,挺起肉棒开始大力的自她臀后抽送起来。如今我亲自操作自是更加畅快,每次都推送至最深处,重重的挤压扭转,然后再急速的拔出,带出的淫水将清儿的下身都淋湿了,大腿也湿淋淋的。清儿己经无力的趴在桌上,最后我加速挺动,两人在一阵喘息中,我将清带至高峰顶处,才趴在她的背上休息着,回昧着激情后的遗韵。离开剧院后我们前往寻找芙蓉姐,清儿仍未自激情中回复,娇脸一片驼红,走起路更是摇晃不稳,表情也是一附春心荡漾的诱人样。惹得周遭的猪哥都往她身上瞄,她却一点也不在乎,只紧偎在我身上,我虽不在意,却不断的回瞪四周的好色目光,好久没有活动筋骨,真希望有不怕死的能自动上门。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一位公子模样的白色书生,身旁簇拥着十馀位的壮汉,可能是家丁或打手类的,挡在我俩人前面。每个人都淫邪的看着清儿,有人更开始口出淫语,每说出一段笑话,全部的人变哈哈大笑起。四处看热闹的人不断聚集过来,更让这群残渣放纵嚣张,言语上的强奸己无法满足,开始有人准备动起手脚了。虽然我不怕他们,对清儿也很有信心,相信她可以保护自己。但我仍不想让她离开我身边,于是左手搂起了她的细腰,右手抬起向打手们招了招手势。这些不知大祸临头的打手,看到我的挑衅举动,加上清儿柔弱般的紧偎在我怀里,怎么也吞不下这一口气,全都怒气冲冲的向我们杀了过来。一手抱着清儿并不能降低我的攻击火力,强劲的掌风所带起的气流,就让他们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人多反而碍事,还未靠近身旁,加上太多的人拥挤在一起,所有的人都被一股不知明的力量牵引着,反而自乱阵脚,互相打了起来。虽然有人企图脱身跳开,但却身不由主的又被牵扯进来。转眼间每人都汗流浃背,有如醉酒般东摇西晃。我看也差不多了,内力一收,所有的人都累得倒在地上,己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了。看着这群饭桶,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甩也不甩呆在一旁傻了眼的公子书生,搂着清儿潇洒的离开。返回客栈后芙蓉姐早己归来,正和她的姊姊娱快的交谈,她姊姊当然也是美女一个,但是却多了一分成熟的少妇风釆,原来她已生有一个可爱的宝宝,难怪我在她身上,感到连在师娘身上也找不到的奇特感应。她也发现我正愣愣的看着她,并没有明显的不悦,反而红着脸笑了出来,反而芙蓉姐想摆着脸骂我,最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清儿也说我色狼一个。我己被她们弄得满脸通红,不过气氛也因此轻松起来,大家围坐着谈天说笑,十分融恰。我们当晚了很多的酒,蓉姐和清儿首先不支的趴在桌上,梅姐(蓉姐的姊姊)也渐渐不禁酒力,而我也有点头脑昏昏。梅姐站了起来,说要回房休息,突然间身体一晃,快要倒了下去,我一急立刻刻从她背后一把抱住她,伸出的双手按住了她的胸前,隔着衣服丰满的双乳立刻落入了手中,忍不住十个指头灵活地抚弄着抓捏着。梅姐的唿吸一下子急促起来,柔软的乳房在我的爱抚下逐渐结实,本以为她会生气的推开我,正想放手道歉,想不到她竟按住我的双手,用力的挤压她自己的胸部。我的情慾一下子高涨起来,酒精的威力也让我失去判断力。胯下的肉棒马上自动的膨胀坚挺,散发出火辣的热力紧紧贴在她的臀部,双手也更加用力的抚弄她的胸部,梅姐也因我的爱抚而扭动着的身躯,坚实的臀部刺激着我的肉棒。每随着柔嫩的肉臀压紧我的肉棒,肉棒向上挺起的反作用力更形加强。我右手手掌伸到梅姐平滑的小腹,左手撩起梅姐的裙摆,伸进她的内裤中。整个手掌压住绒毛触感的柔软体,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肉缝,中指贴在温热的地方,上下滑动地抚摸着。梅姐轻轻地发出声音。我的手指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突起的小核。梅姐急转过头来和我接吻,高举双手反搂住我的颈背,她的舌头激烈地找寻我的舌头,用力的吸吮。我将梅姐推到床上,顺着势子将她压在身体下。粗壮的肉棒压在柔软的臀部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直入我心中,因为强烈的兴奋而更形坚挺。扳开大腿让她跪在床上,托住她的腰部,我略为粗暴的脱掉她的裤子,单薄的质料承受不住,裂开破碎,不过我一点也不在乎。我挺起肉棒,自她的臀后,深深的插入她的肉洞里,温热的淫液,紧缩的肉壁,刺激着我的快感。梅姐承受这重重的刺激,嫩臀激烈地摆荡着,带动了我压在她背上面的抽送节奏,腹部来回地施压在撞碰她的臀部,发出阵阵肉帛交撞声,床铺也震出一种异样的旋律。我手掌伸到前面衣内,握住梅姐的乳房,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乳尖。梅姐的乳尖逐渐坚硬。我贴近她的耳边,嘴唇轻轻地着吮咬她的耳垂,梅姐十分的热烈回应我的爱抚,臀部向我回顶。我拉掉她身上多馀的衣物,饱满坚挺的乳房落入手掌中,结实细嫩、酥软光滑,我双手托着避免因急促的抽送而晃动,一边一个地爱抚抓捏。梅姐低声呻吟着,不时低头仰首,秀发四处飘散,撑在床上的双手渐感无力,高耸的丰臀扭动摇摆,迎着我的插送向后挺撞。每一次的插入,两人默契十足的互相旋转挤压,溢出的淫液使得两人的下体一片湿淋,床舖也湿了一大片。抽出湿淋淋的肉棒,我让梅姐仰躺,配合我的前进,梅姐将双脚张开来迎接我的进入。我挺着膨胀的肉棒,用龟头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转着,然后腰身一挺,将整根送进她的体内。我收起小腹,微微退出的肉棒感受她体壁给带来的快感。深唿吸一口,放松小腹的力量,再度插进去,然后臀部一使劲,将整个肉棒没入梅姐的身体内。梅姐的呻吟是清细的,她双脚夹住了我,那狭窄肉壁也夹紧了我。温热感从相接的地方陆续传过来,溶合了发烫的肉棒。我开始连续抽送,虽然被夹紧,但已经被爱液润滑的小穴毫无困难地任我进出,每一次我都将它送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我吸进去一样。床铺剧烈地摇晃着,梅姐微张着口,嗯啊地发出娇喘声,双腿随着抽送而紧紧夹着我的腰。随着动作的愈来愈激烈,进出周期的缩短,梅姐的欢叫声逐渐忘我地大声起来,原本担心蓉姐她们会被吵醒,不过看她们醉得不知人事,心里也放心不少。梅姐梦呓般地叫着,她泛着红潮的双颊,微张着口唇,如水波荡漾的双乳,勾引我饥地要抓住她。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右手手指依次捏住她的乳尖,或五指并用地握住她的乳房,左手则在她被我肉棒撑开的狭缝中游移着,或是爱抚着阴唇,或是捏揉着性感的小丘,在在都逼使她迈向高潮的顶峰。梅姐含情脉脉凝视着我,一张俏脸好嫣红,似乎在告诉我她好满足、好幸福。就在我俩耽溺在一波波的来回抽送的快感时,梅姐颤抖起来,紧紧拥抱我,我知道她已达到了高峰,立刻快速度让她直奔顶点。隔天醒来,身边空无一人,正自纳闷,三位美女已笑着进门,不让我说什么,迅速的帮我梳洗穿衣。大家心照不宣不必做太多解释,经过一番整理,大家一起出去吃早点。随着大赛的日子渐近,金钱堡也更加热闹了,紧张的气氛也更加明显,大家的心情也高昂起来。备注:浩然正传一至七可视为一完整的故事,只因最近时间较少,所以无法发太多心思构思剧情。尔后将采短篇形式发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金钱堡确实是一处吃喝玩乐的最佳去处,带着三位美女出游,可说是享尽艳福。梅姐今日显得特别的美丽动人,昨夜的一场大战,让她更是妩媚四射,惹来四面八方的有色眼光,可见爱情使得女人更美丽是无庸置疑。面对成为众注目的焦点,梅姐可是毫不再乎,她只是紧紧的贴着我,丰满成熟的身体像一座移动的活火山般,不断的引燃着我的慾火。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真的忍不住会抱着她,好好的享受这甜美的果实。最今我安心而不致于感到抱歉的,是师姊和清儿都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态度,否则同时面对三个打不能还手、骂不能还口的敌人,那种未战先败的景象是多么的悲哀啊!怎么会这样?又要看戏?实在无法想像她们对戏剧的兴趣如此浓厚,想到和清儿在包箱中的美妙经历,压下的慾火立刻又急速的上昇,看了清儿一眼,发现她也是一附春心荡漾的娇羞模样,看得我心都痒痒的。舞台上演什么根本不在我的脑海中曾出现过,我的目只放在眼前的三位大美女。梅姐第一个落入我的魔爪,昨夜的接触今我意犹未尽,如今可得大快朵颐不可。顾不得梅姐的半推半就,双手一揽马上抱入怀中,发现她全身竟火热发烫,想不到梅姐早已慾火上昇,等着我去灭火呢!我迫不及待的抓住梅姐的裤子向下拉,眼前立刻出现高高挺起的完美屁股,浑圆结实弹性十足,雪白细嫩滑不熘手。伸手往股沟下探,那里已经湿润一片了,我坐在太师椅上,胯下早已怒峙挺胀、蓄势待发。我扶着背对着我的梅姐的腰往下压下去,让她以从背向坐姿插进。梅姐立刻挺直腰骨发出娇艳的唿声,因为她的体重使肉棒更加深入,我也感到紧实湿润的异样快感,全身的肌肉繄绷充满劲道,真气在体内快速的运作,我知道功力又更上一层了。为了支撑梅姐那不安定的身体,我伸手抓住了梅姐的双手,她开始战战兢兢的活动屁股,屁股前后慢慢摇动,随着更激烈的接触,她扭动的幅度也不断的加大,力道也不断的加强,我舒服的享受这激烈的快感。我从梅姐背后伸进她的肚兜内,抓住丰满的双乳揉搓坚挺的双峰,实在令人爱不释手。我可以感到巨大的肉棒将梅姐的肉洞撑塞得满满的,产生了强烈的感受,两人合而为一的肉体交流,是如此的振人心弦。突然间我挺起了屁股向上一顶,梅姐立刻忍不住叫出了声音。惹得专心看戏的师姊和清儿看了我俩一眼,虽然她们没说什么,不过我知道她们在怪我打扰她们看戏,梅姐更是又羞又急,只好摀住樱桃小口,深怕太过忘形而又发出声音,而我可是没什么顾忌,反而下身加速挺动,顶得梅姐全身急促颤抖,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更进一步我将梅姐转向面对自己,将她的肚兜掀起,舌头开始在乳房上舔着,粉红色的乳头兴奋的挺立着,用舌尖在上面拨弄时,梅姐的身体左右扭动,害得我一下子失去目标。兴奋状态下的梅姐不停的摆头晃脑,我的手掌压在丰满的乳房上旋转,嘴唇像婴儿一样吸吮乳头。梅姐已经不规则的唿吸更加混乱,好像很难过的喘气,急促的唿吸,使双乳不停起伏,她不时吸一口气,然后吐出细如丝的叹息。她已放弃压制声音的发出,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下身重重的压向我的小腹,强烈的挤压使我俩处于极度的兴奋中,无视身旁两人的存在。深深插入的肉棒,我感觉肉洞里虽然那样窄小,可是里面的肉壁像柔软的手掌,把肉棒温柔的包围,而且开始蠕动,有如把肉棒向更深里面吸进去的样子。我快乐的享受肉壁的这种感觉,梅姐的屁股也急促的扭动。我慢慢抬起屁股,她立刻将屁股用力下降,仰起头来,身体向上挪动,甜美的刺激感直达脑海,我用力的抱住梅姐的身体。我的动作强而有力,抽插的速度开始加快,梅姐上身向后挺,更强调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也好像要求什么东西的勃起。她发出充满欢喜的叹息声,当扭动着屁股往下压迫,将硕长坚挺的肉棒完全吞入时,再用力的旋转磨擦时,产生全身要飞散的感觉。可是当抬起臀部,离开湿淋淋的肉棒时,饱满的撑胀感暂时离去时,甜美的电波又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梅姐的身体不断的大起大落,而我也主动配合她用力挺动着,梅姐全身的神经紧绷着,发出如泣如诉的哼声。有如登上天堂般,火热的肉洞里急促的蠕动,肉壁缠住肉棒,淫液淋湿了我的肉棒和下身。梅姐突然间全身颤抖,抱住我的头部,丰满的臀部更加快速的上下套弄,勒紧屁股的肌肉,肉壁急促的收缩,突然间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强烈高潮的袭击而来,全身颤抖不已,充满快感馀韵不断的持续,含着硕壮的肉棒,久久都不想离我的身体。我默默的享受激情后的遗韵,闭着眼睛休息,突然间下身一凉,原来梅姐离开了我的身体,正想把她抱回来,另一具火热的肉体缠了过来。原来师姊己按奈不住,双腿一跨腰身下沈,噗嗤一声立刻将我满口吞下。看来又有一场大战要展开了。 --------------------------------------------------------------------------------金钱堡可说是一座不夜城,夜晚的街景和白天一样的明亮。人潮比白天来得更拥挤、更热闹。我和梅姐三人娱快的闲逛着,突然间师姊紧紧的拉了我一把,她指着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脸色因愤怒而有点发白。我凝视注目,想不到这男子竟是上次欲非礼师姊而未果的大淫贼,看来他在此处出现,一定又要干出什縻坏事,上次让他逃跑,今夜一定要将他做掉。除了可以替师姊报仇外,也可让其他无辜的女孩免得受害。? ?「师姊,你们先回去,我去解决掉他,免得这淫贼又为害人间。」? ?「师弟我跟你一起去,我要亲手杀了他。」? ?「也好,走!」离开了梅姐和清儿,我和蓉姐在背后跟踪着淫贼。淫贼的行径也是鬼鬼崇崇的,似乎在找目标下手,跟了一段时问,他是乎没有发现中意的猎物,于是向城外走去。这是一个好时机,当他走出堡外时,我和蓉姐立刻紧跟上去。想不到这淫贼惊觉性真高,立刻发现了我们。当他一认出我们之后,吓得马上逃跑。我搂起了师姊,运足了真气紧追在后,可惜淫贼的轻功太高,结果就不用说了。? ?「师姊,实在对不起,他的轻功太高了,我跟本追不上。」? ?「师弟你千万不要自责,下次他就不会那么幸运了。」? ?「师姊,前面有个小林子,我们不如先休息一下。」? ?「我们是否该回去,免得姐姐她们担心?」? ?「有我在她们不会担心的,况且我和师姊也好久没有单独在一起,如今有这个机会,我要好好珍惜。」? ?「可是在这茺郊野外?」? ?「有什么关系!这样才刺激。」? ?「讨厌!」我在草地上舖上一条大丝巾,自己先坐下来,然后扶着蓉姐的臀部坐下。她一屁股跌到我的怀里,软玉温香在怀,我的肉棒立刻充血膨胀,迅速的反应出来,蓉姐也感受到我的热力,臀部故意摩擦我的下身。我忍不住亲起她的脸颊来,蓉姐微闭着双眼舒服地享受我的亲吻,我接着下来舔起她的耳垂,并且轻轻地咬起来。她唿吸开始急促,全身扭动,春情荡漾,嘴唇微微张开来。我捧着她的脸,嘴唇吸起她的嘴唇来,舌头深进去快意地翻搅勾缠,我们俩热情的沈醉在其中良久。蓉姐的双手缠上我的脖子,热烈地回应我的需索起来,我一面吸吮搅弄,手一面从肚兜的下摆伸进去,直接攀上她的双峰,搓揉起她的乳房来。她更兴奋了,吸吮得更起劲,扭动得更厉害了。我抚摸她的膝盖,然后手从她微微张开的大腿之间伸了进去,摩擦着大腿的内侧,轻咬着她的耳垂,手指一触上了她的下身,她立刻一阵颤栗,扭动着双腿。我的手指伸进了桃源洞内,轻轻的回旋抖动,嘴唇对着她的耳朵不断吹着热气,蓉姐更是娇喘连连,轻吟不已。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不久蓉姐离开了我的怀抱,她蹲身跪在我的面前,双手脱去了我的裤子,我的肉棒立刻弹跳而出。她用手握住了我那硕长的肉棒,温柔地上下搓揉起来,我闭起了眼睛舒服的享受着,让她那娇嫩温暖的小手抚弄着。一会儿她低下头来,把我的肉棒含进嘴里,舔噬起来。梅姐的樱桃小嘴上下的套弄我的肉棒,更不时的吸吮舔舐,湿湿的双唇在火热的棒身来回的摩擦,实在是莫大刺激。实在忍不住了,接着我把她搂了过来,然后把她整个打横抱起来,放到草丛上,扑在她的身上,马上褪下她的衣衫,再掀开白色的肚兜,大大的手掌温柔地搓起她细腻坚挺的乳房来,张嘴含住她粉红色的小蓓蕾,右手就往下身摸去。她的桃花源早就湿透了,摩擦她的大腿内侧,梅姐立刻全身颤抖了起来,我抚摸的路缐和按压的地点,依循玉女心法的经络和穴道,让她起了强烈的快感。我的手在她的大腿内侧不断巡逡,蓉姐全身的快感不断上升增强。我的手掌甫接触她的肉洞,就引出了汩汩的淫液,我的手指轻巧地拨弄着娇嫩的肉片,在肉洞内进进出出,温柔地刺激发胀的珍珠,让它膨胀凸现,蓉姐在我的怀中不断的轻声呻吟,口中喃喃细语,喘息声也不断的加强中,她的慾火己渐渐的攀昇了。我的肉棒早已昂然翘首,巍巍颤动,通体布满粗粗的血管。挺起下身,我非常温柔地进入,进去了三分之一后,又抽了出来,然后再进入三分之一,又抽了出来,如此轻柔缓慢地进出了九次,第十次我慢慢地将整个肉塞进去,停留在里面不动。硕壮的肉棒将蓉姐塞得饱饱胀胀的,她的表情充满了满足我娱悦感,嘴角起了一丝丝的笑意。我停留了好一阵子,肉棒缓缓地全部抽出来,很有耐心地重头再来一次,九次浅浅的,一次满满的,循环不断。我只进入三分之一就抽出来。梅姐终于渐渐感到空虚不耐,她要求我每一次都送到底,出声要求更多的需索。我立刻挺起硕壮的肉棒,勐烈地全部抽出来,勐烈地又全部塞进去,一次比一次还要激烈,淫液流满了我们两人的下身,流到了两人的臀部,每一次的冲刺,都发出液体唧叽吱吱的摩擦声,欲死欲仙的感觉直攀高峰。回到客栈后,蓉姐的心情不佳,而我也为不能除掉淫贼而十分恼怒,于是我们决定离开金钱堡,反回玉女山庄,梅姐也因为没事,也和我们一起回去做客。